阿本

太可爱了叭

枕头Zzz。:

 【约策/14H】

OOC注意

元芳友情客串

假设兰陵王没有教玄策除了战斗和生存以外的东西……
我也不知道元芳到底多少岁(-_-)ゞ゛

不会开车

我还是做个清水博主好了:D

【亮蝉】蝶恋花

10

诸葛亮起身要走,貂蝉急忙拉住了他。
“诶我怎么刚来你就走。”
诸葛亮回头注视着她的眸子平静地说:“不是我走得早,是你来得晚。”
貂蝉慢慢松开了手,解释:“我有什么办法,我怎么知道来你这求缘的人那么多。”
诸葛亮神情微动。
“你去求缘了?”
“你是桃花林的掌管者你都不知道?那么不负责。”貂蝉惊讶之余不忘啧了几声。
“掌管婚姻树却跑来我这的神女你教教我什么是责任?”诸葛亮反唇相讥。
“……”
貂蝉陷入了沉默。
“写了什么?”诸葛亮打破了沉默。
“我自己的名字,这不是规则吗?又不是心意树。”
这次换诸葛亮沉默了。他转身立马消失了,貂蝉伸手一抓只抓到空气。
貂蝉低喃道:“莫名其妙…”

11
为了照顾下一山之主的脾气,貂蝉隔天吸取教训早早就到了。
“我还没给你跳舞呢。”她送上笑脸。
“你跳过了。”诸葛亮似乎不打算领情。
“你还没画。”貂蝉换了个说法。
“我画了。”诸葛亮继续推脱。
“那不算!”
她一脸不满,“我都为你换了三天这衣服了,你一定要画。”
不等诸葛亮出声,貂蝉往后退了几步,迎风开始起舞。
诸葛亮抿唇,终归是拿起笔开始画。
换了粉色衣裳的精灵少了几分惊艳,多了几分柔和,像是要融入这片桃林一般,每一次的旋转都带动花瓣作伴舞 。
貂蝉正转圈转的尽兴,突然听到一串脚步声,舞步一乱立马化作蝴蝶飞到了诸葛亮身边,绕着他转了一圈最终停在了他的指尖。
诸葛亮手指一顿,抬眼见红娘踏着一地的花瓣款款走来。
“桃夭。”
“嗯。”
“我扰了你作画了吗?”她有些歉意地看着他。
“无碍。”诸葛亮垂眼看着手上安静的蝴蝶。
红娘慢慢走近,目光触及到案几上的画时明显愣住了。
画上的女子在桃林中翩翩起舞,眉目含情,嘴角带笑,身姿轻盈如蝴蝶,欲要从画中飞出。
“她是谁?”
诸葛亮语气自然地说:“李尚书家中的小姐,脾气不好奇丑无比,嫁不出去。他特意上山叫我为他女儿画一副假的画像贴香笛树上,为她骗一门好亲事。”
蝴蝶动了动翅膀飞走了。
诸葛亮勾了勾唇。

12
红娘在烈日当空的时候离开,在夕日欲颓之时又来到了桃林。
“桃夭。”她喊他的名字。
“何事?”
红娘看着他,眼睛有些酸涩。
“我去过人间了,李尚书府中只有一个刚出生的小少爷,未曾有过什么待出嫁的千金。”
“是么。”诸葛亮静静看着竹简,上面是在香笛树许愿过的男女的名字,还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,“那便是其他家的,或许是我记错了罢。”
“桃夭。”她站在那里看着他——隔着温柔的霞光,眼底是一片悲凉。“拙劣的谎言。你比谁都清楚,这几百年来为什么山上的桃林如此清静。”

“因为人,是不可能上来的啊。”
“所以我本就没打算骗你。”诸葛亮放下手中的竹简,从案几边堆成小丘似的的竹简中随手拿起另一卷,“你也没必要去人间。”
红娘苦笑了下,“我在想,万一..真的李府有个脾气不好,奇丑无比的千金呢。”
诸葛亮抿唇,垂下了眉眼。
见他沉默不语,红娘呼出一口气笑着问道:“那你能告诉我她到底是谁吗?”
“求缘的。”诸葛亮说着起身将手中的竹简递给了她,“第七列第三个。”
在密密麻麻成双成对的名字中,貂蝉后面跟了一个字——
无。


【抱歉快开学了在补作业qwq存稿一直是有的,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可以拍照,要清楚点的话可能要等我有空了慢慢更新】

哈哈哈哈哈哈

透明儿:

情人节啥都没收到的我来报社了【bushi】
好吧,先祝有情人们情人节快乐,单身狗们狗粮节快乐!今年的在下依然和作业相亲相爱啊😭😭😭

【亮蝉】蝶恋花

【接上面】【祝情人节快乐 虽然迟到了嘿嘿】
     07
     第三日。
     诸葛亮看着姗姗而来的粉衣女子,目光一顿。
     “你要赔我一副画。”她扬眉一笑,理直气壮。
     “我什么时候欠过你。”
     “你这是陈述句吧?你是答应了?”
     “我这是反问句。”

     红娘来的时候貂蝉一跃坐到了头顶的枝干上,往花瓣堆里钻。
     诸葛亮扯唇讥笑,“你躲什么?”
     “我这不是躲,是回避一下。”
     “有你这么回避的?”
     貂蝉没有再答话,因为红娘已经站在树下了。
     “桃夭。”她唤道。
     诸葛亮点了点头,“今日又来赏花?”
     “是。”红娘拂了拂被风吹乱的头发,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“我很喜欢这里。”
     “要是喜欢可以折几枝桃枝回去。”
     “可以吗?”红娘惊喜地睁大了眼睛。
     诸葛亮点了点头。
     “那,我先去随便看看了。”红娘走出几步又回头,“我明天还会再来的。”

     等她走远后,貂蝉跳了下来轻飘飘地坐在了他对面。
     “她叫你什么?”
     “你没听见?”
     “我这不是回避了嘛。”
     诸葛亮没看她轻落落道:“那你怎知她叫了我。”
     貂蝉一噎,转移了话题。
     “我觉得她喜欢你。”
     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
     “她来桃花林很频繁。”
     诸葛亮抬头看了她一眼。
     貂蝉继续说道:“我每次来她都在。前天,昨天,今天,还有明天。”
     诸葛亮重复道:“她来得很频繁。”
     “你不觉得吗?”
     “你每次来她都在。”
     “对啊。”
      “她喜欢我。”
      貂蝉拍案,“肯定是!不然你真以为她闲的没事来看桃花。”
      诸葛亮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。
      “怎么了吗?”貂蝉在回想自己哪里说的不对。
      诸葛亮不答反问:“你明天也来?”
      貂蝉瞪眼,“她能来我就不能来啊。”感情是在想这个,她有情绪了。

【ps:我语文不好也不太分得清陈述句和反问句的差别emm,自动理解成“我不会欠你”和“我没欠你”这两种意思就好】

     08
     第四日。
     红娘如约而至,貂蝉却没有来。
     察觉到诸葛亮有些走神,红娘轻声询问道:“桃夭,你在想什么?”
     诸葛亮抿唇,“在想今天作什么画罢了。”
     红娘惊讶地看着他。
     “你不是只画桃花林的吗?”

     09
     貂蝉上山的时候已是傍晚。
     她没有用法力,是跑着上来的,停下脚步后弯着腰有些气喘吁吁。
     她吸了口气抬头直直撞进他波澜不惊的眸子里,一口气呛着咳嗽不止。
     诸葛亮神色冷淡地看着她调整呼吸。
     “你怎么还坐这?”
     “你怎么还上来?”
     “我不上来怎么知道你还坐这?”
      诸葛亮想顺口接下去,略一思索止住了口。
      貂蝉见他被自己占了便宜瞬间眉开眼笑,眼睛里满是狡黠。
      诸葛亮也仅是一顿,思索过后还是慢条斯理地回道:“我不坐这怎么知道你还上来。”
      知道是坑了还跳就一点也没被调戏的感觉了。
     “你是黄花大闺秀吗?”貂蝉默默道。
     “我是桃花。”

      诸葛亮不要脸。
      貂蝉在心里记下了。

【我觉得我写的亮亮简直是抿唇狂魔,一不自然就抿唇。害羞也抿唇,撒谎也抿唇,生气也抿唇,愧疚也抿唇,干啥都抿唇orz但是我爱他啊】

【f4日常】
李白一大早被吵醒了,噼里啪啦地在他耳边响个不停,他心想谁那么缺德在寝室里放鞭炮,一睁眼就看见他的好兄弟韩信被赵云按在沙发上,一旁的诸葛亮拿着他昨天刚买的八块八的扇子给他扇耳光。
“大过年的你们干嘛呢?”李白坐了起来一脸惊奇。
赵云幽幽地看了韩信一眼,“这货把我和孔明睡觉的照片传网上去了。”
眼看诸葛亮要放元气弹了身为好兄弟李白特别仗义地站了出来:“等下,你们这也忒残暴了吧。我觉得我们不能只看到一个人不要脸的一面,动手前应该多想想他的优点,况且...”
“他把你的也传了。”诸葛亮面无表情地说道。
“好了现在我确认完了这逼儿子没有优点,咱们动手吧!”李白毫不犹豫地从床下掏出了正义之剑。
呵呵,去你妈的好兄弟。

【亮蝉】蝶恋花

【接上面】
    04
    出乎意料的是,第二日她又出现了。
    等到红娘走后她便跃下来坐到他身边。
    诸葛亮皱了皱眉,“离我远点。”
    “为什么要离你远点?我想和你坐一起当然要离你近点,你不想和我一起坐的话应当是你离我远点。”貂蝉单手撑在案几上笑盈盈地看着他。
    诸葛亮起身,貂蝉立马抓住他的衣袖。
    “你干嘛?”
    诸葛亮低头淡然地看着她,“你说得对,我应该主动远离你。”
    “我说错了,我这就离你远点。”
    貂蝉把他按回到地上,自己起身闷闷不乐地坐到了他对面。
    “这样可以了吧。”
    诸葛亮看了她一眼低头作画不再搭理她。貂蝉只能趴在案几上看着他。
     “你画的是桃花林?”
     “你干嘛不说话?”
     “我不想回答你的问题。”
     貂蝉低头抓了抓地上的花瓣,“你很烦我?”
     “嗯。”
     她的声音弱了点,“很讨厌我啊。”
     “不讨厌。”
     “嗯?”她扔了花瓣看向他,他只是神色平淡地看着画。
     “烦你。”
     貂蝉想了想,“那我不说话烦你了,我给你跳舞,你画我吧。”
     诸葛亮停下笔看着她。
     蓝色的精灵对着他笑,“你画了很久的桃花了吧,画画蝴蝶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 05
     风起,嫣粉的花瓣随着她起舞,在空中打旋飞扬。
     她笑得欢快,眉眼舒展,脚步却丝毫不乱。
     一舞终,她轻跳着坐回到他对面,支着脑袋笑着问:“怎么样?好看吗?”
     诸葛亮挑挑眉没有说话,貂蝉便低头看向他的画。
     “你..你怎么还在画桃林,我呢?”看到熟悉的粉色貂蝉立马抬头不满地质问他。
     “这。”诸葛亮指了指树下的蝴蝶。
     “那么小一只。”貂蝉有些不可置信。
     “不是你让我画的蝴蝶。”
     “…我又说错了行吧。”貂蝉趴在案几上一脸灰心丧气。
     诸葛亮微微扬了扬嘴角,好笑地看着她。
     “你笑什么。”她头也不抬没好气地说道。
      “我没笑。”

      06
      貂蝉捧着画自我安慰道:“没事,起码把我画得那么好看。”
      诸葛亮抿唇。
      片刻后貂蝉又趴回了桌子上。
      “哎你们这儿的神仙怎么都那么懒本来我可以更好看的。”
      诸葛亮瞥了她一眼。
      “我懒?”
      “我说我懒,你好看行了吧。”
      诸葛亮抿了口桃花酒轻嘲道:“我是将桃花捣碎,以花汁代墨作的画。恕我无能这还没紫色的桃花。”
      貂蝉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顺口夸了夸他,“噢,你还挺幽默的。”
      诸葛亮又瞥了她一眼。
      “不过,你不肯画我是因为这个啊,这好办。”貂蝉起身笑脸盈盈。
     诸葛亮抬头看着她有些迟疑,“…你要去种紫色花瓣的桃树? ”
 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   

【亮蝉】蝶恋花

桃夭亮x蝴蝶蝉
*短篇已完结 甜
*私设很多(月老媒婆天妇那些 红娘这个设定搬狐妖小红娘 但人物原创)
*情节可能会有bug
*小学生文笔 
*ooc 貂蝉不御姐很少女
因为开始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 所以没有考虑很多 发出来怕被骂避个雷

     01
    七夕将至,月老庙香火旺盛,却有一处更为热闹。
    桃花峪脚下有一片十里桃林,相传此地栖息了一只桃妖,掌管人间婚姻。加上此地风景如画,不少少女来这里求缘。
    在木签上写下心上人的名字,挂在桃树上。风吹来,花瓣起舞,粉色的桃花练成连绵的花浪,遮住了天,树底下跪了一排排虔诚的人。这是心意树。
    若是没有意中人,只求寻得一段佳缘,女子可将绣着自己名字的帕子放于香囊中挂在枝头,男子则可将刻着自己名字的笛子挂在枝干。这便是香笛树。
    望着山下的少男少女,月老摸了摸胡子笑眯眯道:“今日又跑了十个人去你那。”
    白发男子倚着粗大的树干,屈膝而坐,身前立着案几,上面摆放着酒樽,画卷,笔。
    他执起酒樽,浅抿了口,“托她的福。”    
    “呃..她,是?”月老笑脸微收,有些疑惑。
    他浅笑声,将酒樽放回原处。
    “婚姻神女。”
     月老脸色忽变,“是她。是她当年的诅咒才害的今日红线尽乱,可谓是梦魇啊!”
     “不错。所以人们才这么积极,神庙香火不断,桃林木签满枝。”
     月老苦笑,“婚姻神女。哪是什么婚姻神女啊,自她魔化后便成了噩梦,就连仙逝前也留下了一道诅咒。”
     他听着没有说话,漫不经心地作着画。
     “只是..老朽心下还有一问。”月老缓缓地说道,“你是不是还放不下她,武陵仙君。”
     他停笔,没有答话。
     风起,一地的花瓣纷飞漫天,好似仙境。
     月老叹了口气,悄声离去了。
     白发男子才轻声低喃:“怎么可能放得下。”

     02
     诸葛亮本是妖,为桃花所化,却被天妇选中,带去修习教化,成了仙灵桃夭,更在后来被封为武陵仙君。同一师门出来的还有地公月老,山姥媒婆和狐妖红娘。男女老少四人成了掌管婚姻的神灵。
     天妇评价他们四人,月老是最有效率的,媒婆是最有耐心的,红娘是最通情理的。
     而他。
     “桃夭,你是最有天赋的,也是最无天赋的。”

     他身为婚姻神灵,却不懂人间情爱。
     为什么要与他人相伴?
     他一直不理解。

     他可以为任何人求得一段婚姻,却不能为自己求缘。
     这是每个婚姻之神无能为力的地方。
     于是月老和媒婆各为对方求了婚姻,月老牵线,媒婆赐花,两人喜结佳缘。
     他送上了祝福,并参加了婚宴,却仍是不理解情爱。
     在天妇半开玩笑地提议他和红娘结缘时,他没有去看红娘微红的脸而是看着酒樽淡声道:“我不会与任何人结缘。”
    
     貂蝉是在他最困惑的时候出现的。

     03
    他一如往日在桃树下伏案作画,送走了前来赏花的红娘后停下了笔。
    他垂眼看着已完成的画不咸不淡地出声:“你还要藏到什么时候? ”
    卧在树上的精灵欢笑一声,垂下袖子要去拂他的脸,被诸葛亮不着痕迹地躲开。
    “你什么时候发现我的?”
    “一开始。”
    貂蝉见他躲了也没什么反应,换了个姿势坐在树枝上晃着腿。
    “你可真厉害,我偷窥爱神的时候他都没有发现。”
     “那便去偷窥他。”
     “为什么?”
     “因为他不厉害。”诸葛亮淡漠地说完起身要走。
     “诶诶诶。”貂蝉见他要走立马轻盈一跃跳下来挡在他身前,“别走啊我赶了大半个世界来找你。”
     诸葛亮微微皱眉,“找我做什么?”
     “求偶。”
     “下山排队。”
     “哎不是那个求偶。”貂蝉晃了晃手臂不知道该怎么说,有些犹疑地问道,“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
      “求偶的。”
      貂蝉一时语塞,有些没底气地报出家门,“我是西方掌管婚姻树的神女貂蝉。”
      诸葛亮抬了抬眼,“所以,你想走后门?”
      “…算了!”
      貂蝉甩袖离开。
     诸葛亮望着蝴蝶般的身影隐入云雾,飞下山去,嗤笑声坐回了案几前。


emm开始亮亮是挺不屑的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