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本

【亮蝉】蝶恋花

10

诸葛亮起身要走,貂蝉急忙拉住了他。
“诶我怎么刚来你就走。”
诸葛亮回头注视着她的眸子平静地说:“不是我走得早,是你来得晚。”
貂蝉慢慢松开了手,解释:“我有什么办法,我怎么知道来你这求缘的人那么多。”
诸葛亮神情微动。
“你去求缘了?”
“你是桃花林的掌管者你都不知道?那么不负责。”貂蝉惊讶之余不忘啧了几声。
“掌管婚姻树却跑来我这的神女你教教我什么是责任?”诸葛亮反唇相讥。
“……”
貂蝉陷入了沉默。
“写了什么?”诸葛亮打破了沉默。
“我自己的名字,这不是规则吗?又不是心意树。”
这次换诸葛亮沉默了。他转身立马消失了,貂蝉伸手一抓只抓到空气。
貂蝉低喃道:“莫名其妙…”

11
为了照顾下一山之主的脾气,貂蝉隔天吸取教训早早就到了。
“我还没给你跳舞呢。”她送上笑脸。
“你跳过了。”诸葛亮似乎不打算领情。
“你还没画。”貂蝉换了个说法。
“我画了。”诸葛亮继续推脱。
“那不算!”
她一脸不满,“我都为你换了三天这衣服了,你一定要画。”
不等诸葛亮出声,貂蝉往后退了几步,迎风开始起舞。
诸葛亮抿唇,终归是拿起笔开始画。
换了粉色衣裳的精灵少了几分惊艳,多了几分柔和,像是要融入这片桃林一般,每一次的旋转都带动花瓣作伴舞 。
貂蝉正转圈转的尽兴,突然听到一串脚步声,舞步一乱立马化作蝴蝶飞到了诸葛亮身边,绕着他转了一圈最终停在了他的指尖。
诸葛亮手指一顿,抬眼见红娘踏着一地的花瓣款款走来。
“桃夭。”
“嗯。”
“我扰了你作画了吗?”她有些歉意地看着他。
“无碍。”诸葛亮垂眼看着手上安静的蝴蝶。
红娘慢慢走近,目光触及到案几上的画时明显愣住了。
画上的女子在桃林中翩翩起舞,眉目含情,嘴角带笑,身姿轻盈如蝴蝶,欲要从画中飞出。
“她是谁?”
诸葛亮语气自然地说:“李尚书家中的小姐,脾气不好奇丑无比,嫁不出去。他特意上山叫我为他女儿画一副假的画像贴香笛树上,为她骗一门好亲事。”
蝴蝶动了动翅膀飞走了。
诸葛亮勾了勾唇。

12
红娘在烈日当空的时候离开,在夕日欲颓之时又来到了桃林。
“桃夭。”她喊他的名字。
“何事?”
红娘看着他,眼睛有些酸涩。
“我去过人间了,李尚书府中只有一个刚出生的小少爷,未曾有过什么待出嫁的千金。”
“是么。”诸葛亮静静看着竹简,上面是在香笛树许愿过的男女的名字,还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,“那便是其他家的,或许是我记错了罢。”
“桃夭。”她站在那里看着他——隔着温柔的霞光,眼底是一片悲凉。“拙劣的谎言。你比谁都清楚,这几百年来为什么山上的桃林如此清静。”

“因为人,是不可能上来的啊。”
“所以我本就没打算骗你。”诸葛亮放下手中的竹简,从案几边堆成小丘似的的竹简中随手拿起另一卷,“你也没必要去人间。”
红娘苦笑了下,“我在想,万一..真的李府有个脾气不好,奇丑无比的千金呢。”
诸葛亮抿唇,垂下了眉眼。
见他沉默不语,红娘呼出一口气笑着问道:“那你能告诉我她到底是谁吗?”
“求缘的。”诸葛亮说着起身将手中的竹简递给了她,“第七列第三个。”
在密密麻麻成双成对的名字中,貂蝉后面跟了一个字——
无。


【抱歉快开学了在补作业qwq存稿一直是有的,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可以拍照,要清楚点的话可能要等我有空了慢慢更新】

评论(1)

热度(22)